山水家乡变奏曲

我的老家位于郯城——庐江大断裂带中段的马陵山脚下,那里曾是孙膑庞涓斗智的古战场所在地。逶迤绵长的马陵山,拖着八百里的身躯,千百年来蜕下了大量黑红粘稠的沃土,养育了祖祖辈辈的老家人。沂蒙人民的母亲河——碧波万顷的沂河

天涯犹在,不诉薄凉

有一句话:在这个薄凉的世界深情的活着。每个成长中的人都经历过伤害和收获,每个成熟的人都是受过无数次冷落,每个成功的人都在薄凉的世界里拼搏。走在漫漫人生的旅途,我们负重前行。经常想起,沙漠里的骆驼,在一望无垠的黄沙中跋涉。

母亲的咸菜

母亲是腌制咸菜的高手,她每年都会腌上好几坛子咸菜。小时候,家里生活条件差,没什么好吃的。但是,有了这些咸菜,饭菜顿时就变成了美味佳肴,生活也变得有了味道,有了情趣。那时的饭菜是简单的,味道却是丰富的;那时的生活是清贫的

我的婚姻__林语堂

我曾提到我在坂仔乡和赖柏英的恋情。我们一起玩耍,一起抓鲦鱼和小龙虾。我记得她蹲在小溪里,等蝴蝶停在发梢,然后缓步徐行,蝴蝶居然没飞走。成年后,她眼见我由圣约翰大学毕业后返乡。我们自觉是理想的一对。

父爱天空下,我是最幸福的那片云__舒婷

我出生那天并无祥云瑞雾,女未大就已不中留,与受冷落的母亲被接到外公家将息,父亲终于畅所欲言,抱我在故宫路的深宅大院示威游行,口中念念有语:“女神,我的女神!”老哥是香火,小妹是尾仔,唯我掐头去尾,居中的孩子讨人嫌。

背影__朱自清

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。那年冬天,祖母死了,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,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。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。到徐州见着父亲,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,又想起祖母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。

荷塘月色

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。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,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,在这满月的光里,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。月亮渐渐地升高了,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,已经听不见了;妻在屋里拍着闰儿,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。我悄悄地披了大衫,带上门出去。

故乡的野菜

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,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,朝夕会面,遂成相识,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,虽然不是亲属,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。我在浙东住过十几年,南京东京都住过六年,这都是我的故乡,现在住在北京,于是北京就成我的家乡了。